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深渊

夜的美人披戴上星辰,将月亮别在自己的衣领上,一步一步的朝着太阳的方向走去,她似乎从未发觉他们之间的距离有多么远,而且从未缩短一分一毫。仿佛出于本能的去追逐,不求任何回报。

夜幕悄悄地降临,她的步伐踏在了这片天空上。

背负罪恶的人轻吻圣洁的信徒,轻轻的拽开她的领口,露出肩头。然后从她的右肩亲吻到左肩,顺便在锁骨处留下一些痕迹,像小孩子一样宣告她是自己的。

信徒发现她刻意绕开了脖子,不解的歪头,询问的话在嘴里被磨的圆滑,又被咽下去。她闭上眼,对于沦为血奴这件事,她感到一丝绝望和不甘。

命运如此不公,夺去双目又夺去力量。

她感到对方拉过自己的手,在上面划写着三个字——乐正绫,大概是她的姓名吧。而在告诉完名字以后,乐正绫帮她把衣服穿好,在领子处别上一个泛着暗紫色光的石头。但她看不见,黑暗似乎要将她吞噬,连同光芒一起。

魔物用其他的方式标记,而不是用尖齿啃咬她的脖子,或许只是因为之前已经享受其他血奴的鲜血了。

但她放弃抵抗,双目失明,看不到希望。

随后她被带到一个房间,乐正绫搂着她的腰,让她自己感受整个房间家具的摆放,通过用手触摸。不算宽敞的房间里有一个写字台,这使她感到兴奋。待乐正绫离去,她便坐在桌子前,摸索到一个笔记本,在右下角工整的写下她的名字。她能写的较为工整是因为她一天的百分之六十的时间都在写字,她的字甚至比一些正常人要更加美观。她自己曾说,这些横线都存在在她的心里,所以她并不需要看见。

但其实是因为她托人去制作了一个木格,也请过一些教师去教她写字。没日没夜的疯狂练习让她终于可以表述心中所想。

当她入眠时,乐正绫推开她的房门,坐在她之前坐着的位置,指尖划过皮质的外壳,翻看里面的内容,第一页上赫然写着她的名字。

言和。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