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极寒】第四章.夜餐

“嘁。”玄参不满的歪歪嘴,右手握着佩剑用护手的部分勉强挡了下来,迅速转身挡下奈嫣的攻击,脸上还是留下一道血痕。对她来说,一个人应付两人还是有些麻烦,更何况她现在根本不想开战。

“玄参!”不远处传来秋洺的声音,看来“援军”到了。

雨仍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浑身上下被雨水浸透也没有人在意,她们只在意对方的下一步动作,并不停地寻找对方的破绽。

殊被秋洺牵制着,不得不转攻击方向,她握着一把太刀,随着每一次的攻击,可以看出她的体力在慢慢的被耗尽,挥刀的速度也渐渐变慢。

奈嫣每一次的攻击速度出乎意料的快,每一击都朝着对方要害,但却总能被挡下。从头至尾对方都选择防守,迟迟没有反击。她轻笑了一下,水蓝色的双眸中满是不屑,仿佛下一击就能置对方于死地一般。

正当她暗自发力准备给对方致命一击的时候,玄参忽然拉进了她们之间的距离,用剑从侧面拨开她的刀,不顾刀仍能划伤她的左肩,像是要给予奈嫣一个拥抱一样,左手握住对方的手腕让她无法继续攻击,右手用佩剑的护手处在她后颈处猛的一敲,让她陷入昏迷。

“你还要继续么?我乐意奉陪。”她把瘫在怀中的奈嫣放在地上,扭头看向殊。即使她左肩的伤口仍在流血,疼痛感让她有些无力。

秋洺也负了伤,体力几乎透支让她不停地喘气,还是提着刀随时准备继续战斗。

“我并不想这么早与你们发生冲突。你若想继续,那我也不介意增大优势。”

“……啧。”殊想拔出手枪朝玄参开枪,却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用来保命的手枪。玄参把玩着从她那里偷拿来的手枪,看着她露出笑容。

“您从雨伞里拿出刀的时候,我想那里应该还有些东西。您没有用它来偷袭真是太好了。”

秋洺拉着缰绳,玄参笑嘻嘻的搂住她的腰,一方面是防止自己从马背上跌落,一方面只是觉得从背后搂住人的时候,她的反应很有趣罢了。

“你来的挺及时。”她凑近秋洺耳边低语,“没想到你体力这么差。”
“我觉得我就应该让你一个人自生自灭。”
“那不一定。两个人我还是能应付过来的,只不过。重伤?”
“早知道就不跟着过去了。你重伤肯定不会在我耳边叽叽歪歪。”

等到回到基地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远处的山被涂抹成黑色,普兰色的天空抹上了几抹暖橙色,雨已经停了,在裸露出的地上架着几个烤架,上面放着一些剥了皮的兔子,还有一只成年的鹿的腿。

汤圆在旁边拿着从树上摘下的叶子编成的扇子扇着火星,等到火差不多大了就扔了几块木头进去。她拍拍手,起身去给自己搬来椅子,等着肉烤熟以后抢最嫩的那一块。

“哟。稀客。”玄参见到身为中立者的离墨和阿子,打量了一番就邀请他们一同晚餐,虽然只是一些烤肉,但也能让他们节省一些食物。

离墨从行囊中拿出一瓶酒,倒了几杯,当做是与这顿晚餐交换的东西。阿子则将一只绑好的禽类扔给紫,紫抱着它一脸茫然,这反应让他们都笑了起来。

Sera叫嚷着也要喝一口,玄参搂着她和她讲道理,发现无效以后就任她尝了一口,然后无奈的看着一杯都没有喝完就醉了的人儿胡乱发着酒疯,最后倒在她怀里沉沉睡去。

酒量不错的几位盘腿坐在地上,一边从鹿腿上撕下一块肉扔进嘴里,一边聊着最近的天气和即将开战的心情。唐袅和星辰坐在他们旁边便谈便解决着兔肉,从天上的星星谈到周围的飞禽走兽。

等到夜深,离墨和阿子翻身上马,中立者是不能在两大阵营里借住一宿的,那意味着加入他们。

玄参看着他们骑马的背影越来越远,把一直倒在她怀里的Sera抱起来,送回她的屋子里,给她盖好毯子。她走出来简单收拾一下地上的兽骨,把它们扔进火坑里,再添几根柴火,就回到屋里准备休息。

左肩上的伤口仅仅只是皮外伤,若是下一次再战,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下一次再战,不见得会赢,也不一定会输。

月光洒在地上,苍白如纸,箭已搭在弦上,蓄势待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