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瑞嘉瑞】背影。

光芒撒在大地上,大多数人都盘算着如何提高自己的排名,握着元力技能为了反抗命运而不停歇地作斗争。

战火纷飞,人数锐减,空气中也弥漫着不善的硝烟味。紧张的氛围使人有强烈的压迫感,但没有人愿意放弃。

他金眸中瞧不见任何波动,映不进半分污秽,恍惚间会以为那金眸比太阳还要刺眼几分。当他抿着嘴唇时,威压使其他人缄口不言,沉默着匆匆离去。待他开口时,话语中的每一个字都掩饰不住那狂妄,但他又似乎从未收敛过。

“渣渣,”他踢开想要冲上来巴结的参赛者,像踢开路旁石子一般随意,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人,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会,“谁允许你抬起头来直视我的。”

不待他挥动大罗神通棍,站在他身后的两位已经出手解决他,鲜血渗入土地中,没有人会去特别在意。茫茫宇宙中一人的性命实在太过渺小,如尘埃一般无法引人注意。除非它落在你的肩头,而你会做的是抬起手来轻抚——然后拂去它。

“嘉德罗斯。”

“你应成为万物之主。”

“这便是你被创造出来的意义。”

他依稀记得从培养皿里出来时听到的低语,随着性格的塑造,认知的完善和身躯的磨炼,这低语也渐渐模糊成为一片,如玻璃上的水雾一般朦胧。

他踏着的是染着鲜血的荒芜大地,他走过的是充满荆棘的蜿蜒小路。金眸如太阳之光辉,灼伤直视过之人的眼睛。
但他在望向那紫罗兰色的双眸时,光辉又收敛了几分,全身的血液沸腾叫嚷着要与之战斗,他想酣畅淋漓的打一场,能够使天地之间万物沉寂的战斗。那是强者与强者的较量,他同样坚信自己会在这次战斗中成为获胜者。

他把大罗神通棍的一端放在肩头,嘴角挂着含着些许不屑的笑容,双眸中满是狂意,仿佛那天地容不得他一分似的,他定要搅得那天不再是天,地不再是地。他从未再如此兴奋过,喧嚣归寂,眼中只剩下他一人。

“格瑞,来打一架吧。”

话音刚落,大罗神通棍便朝着他的方向挥去,他双手提起烈斩就挡了下来,武器间摩擦起了火花,随后又分离。他紫罗兰色的双眸幽深如潭水,映出面前张狂笑着的人,连并着那狂意也尽数接受了,只是握紧了烈斩的柄,有意无意地提防着对方的下一次攻击。

他跳起来,太阳散发的光芒给他的身影镶上一圈金边,那从不曾熄灭的金眸望着站在地上的格瑞,用大罗神通棍狠狠地向下劈去,当对方又一次挡下时,武器碰撞产生的气流把他的银色发丝吹向一旁。如此他便能看清那被一缕发丝遮挡下的一双眉目,对方的双目都映出了自己的面容——即使仅为一瞬。

他看到格瑞紧紧抿着双唇,弓起腰跃起,烈斩砍向自己,嘴角笑意更浓。“你难得很认真啊,格瑞。”他抓住大罗神通棍,挡下的瞬间又挥动它朝对方挥去,被拦下以后大罗神通棍的一端在地上画出一道弧度又再次被扬起来,地上的尘土飘在空中。两人挥动自己的武器发动攻击,再挡下对方的攻击,攻守方不停切换,仍没能分出个胜负。

格瑞右手握着烈斩的柄,左手擦去嘴角的血渍,衣服被撕开一个大口子,下摆靠几根线挂在身上,长时间锻炼练出的腹部肌肉线条勉强被布料遮挡住,裸露在空气中的胳膊和腿上能看到几块淤青和流着血的伤口。

嘉德罗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衣物被烈斩割开大大小小的口子,金发也被削去了一些,落在地上。

他奋力跃起,往石壁上一踏又再次跳起,落在巨石上,低头俯视着格瑞。再纠缠下去等到日落也分不出什么,还会有一些渣渣妄图坐收渔翁之利。

“肆虐天地吧——,”

注入大量原力的大罗神通棍被改装重组,质量和威力的变化不容小觑,但质量的增大对力量的要求也愈发高。很明显嘉德罗斯挥动它也不算特别轻松了,即使这样也能显出他的实力的强大,正常人根本无法使大罗神通棍质量提高到这种程度。

“大罗神通棍——!”

他握住神通棍,向格瑞的方向压去。在落地的一刹,大地也因此而震荡,裂开一条条缝隙。

格瑞悬在空中,烈斩的密度和形状也发生了改变。他握住柄大喝一声朝着嘉德罗斯劈去,烈斩又一次和神通棍碰撞在一起,产生的能量波将周围的树连根拔起,巨石也被拦腰劈断。

“真遗憾。”他把断掉一小节的神通棍收起来,背过身来闭上眼睛,随即睁开,金眸里仍带着狂气,仿佛他还有气力使整个世界被搅得天翻地覆一般。

格瑞也收起前端碎裂的烈斩,“又平局了。”双眸又归复平静,整理了一下衣服,面朝着与嘉德罗斯相反的方向准备离开。他刻意的放慢了脚步,在走出一段距离后往后扭头看了一眼。

嘉德罗斯向着太阳落下的地方走去,身后两旁虽跟着蒙特祖玛和雷德,但仍是孤独的。晕染开的晚霞也无法柔化那勾勒他背影的线条,他从未迟疑过似的,去往他想到达的地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