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嘉凯】压寨夫人。

*重度ooc。接受就↓。

嘉德罗斯像往常一样提着木棍,不停地挥棍劈向稻草人,每一次击打都使草人大幅度摇晃,他提棍刚准备朝着稻草人的头劈去时,棍的另一端却被父亲抓住,他想靠蛮力把练习用的木棍从父亲手里夺回来,父亲只是笑了笑,不消一会儿他不仅被强制结束了训练,还连搬些重物的气力都提不上来。

“我和你讲了多少次,用棍尖击人,你若还是不听的话,这棍法你不练了罢。连力点都搞不清,你还学甚。”父亲一把将木棍扔在墙边,训斥着年幼的次子,即使这个年纪其他家的小少爷还都在外面嬉戏,但既然他自己选了继承祖传下来的棍法,若还练成这样,走出去岂不是给老祖宗丢了脸面。

受了委屈的罗斯见父亲转身离去,一肚子火也无处发泄,便干脆出了门去,也不顾身后丫鬟的叫喊,到街上晃荡着寻那卖点心的铺子,寻了半天只落得身上全是马踏起来的灰,他攥着碎银子的手都出了汗。回自家宅院的时候,一个走神便踏进了别人的府里,被几个下人围着追问脸憋的通红,正准备扭头拔腿就大步走回去,那几个下人却被赏花的女子指派去做别的事情,还一口一个“贵客”云云。

一身白袍和宽松的裤子,用黄色腰带束着,他穿着练习时的衣物,还未来得及换成平日里常穿的一身。这身衣物看起来的确像哪家跑腿的杂工,如果还打着几个补丁的话,会被下人抓起棍子打出去的。

“我记得……你是那左将军府上的少爷罢?”那女子身着桃红衣裳,坐于众花间,一刹他以为自己晃了眼。这姹紫嫣红压不下她的美艳,倒似那叶一般衬的她如画中仙一般。若不是他明白这是这府上长子之妻,恐难免以为她乃是天仙下凡来到人间。

“您与我见过……?”他站在原地,她的名字是人人都知晓的,而自己却没怎么在外面父亲被提到过,很多人都误以为父亲膝下仅有一子,目光都盯在哥哥的身上。

“哈,仅一面之缘罢了。”她笑着凝视他的双眸,含笑的眸子里有点点碎光,竟让他愣在原地,连她询问的话也没有听进去。回过神来连连道歉,趁着天色未至黄昏,与她交谈了一番。

“介意吗?”她拿起装着温酒的瓷杯,朝着一直站着辨认花的罗斯说到。“不了,父亲要责怪的。”他摆摆手,拒绝了她的邀请,往后退了几步,转身跨过门槛就走了。

待到下一次见面时,他已学成棍法,脾性也不同了,似纨绔子弟般狂妄了起来,仗着自己背后有长子撑腰又习得了一身武功,倒是整个京都也没几个人敢与他叫板的。他父亲也不怎么管了,他时不时地上山,活的倒似个土匪,只是这群匪不偷不抢,还为百姓谋福,也落了个好名声。

他执意不娶,但那幅龙飞凤舞的字还挂在她屋里,字里行间露出的情意让糊涂人也能看出个明白来。

他学会了喝酒,在宴席上同她一边高声谈论着大好河山,一边把碗中浊液吞入肚中,畅快的如鱼得水似的。喝罢了把碗往桌上猛的一搁,愣是把碗碎成几片,口中还嘟囔着明明没用多大劲。

他也终于懂了她是被逼嫁于高官,仅因生得一副好皮囊。而在那府上又无需为吃喝担忧,其夫又有龙阳之好,也不怎么顾得到她的事,倒像个可有可无的人物。改嫁又太麻烦,还落得街坊嘴碎,扯些惹人厌恶的话来。

宴散罢,他急急忙忙朝着父亲那里走去,为得是终身之事,也不顾之前所讲甚么此生不娶、一心只为率三军平天下了。一直无人愿意发掘他的才能,他也有些倦了。

“走。”

他召了俩名信得过的追随者,喝完酒抹净嘴,把碗随意一摔,提起放在墙边的铁棍,把铁棍舞了一番,

“去拐个压寨夫人回来。”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