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嘉凯】学校。

重度ooc。接受就↓。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后操场上两人的身影时分时合,金色头发的男子提着一节钢管,每一击都朝着对方的致命弱点劈去,恨不得把对方直接变成废人。那个拿着折叠刀的女孩子像能看穿他下一步的动作一样,几个假动作晃过,用刀柄磕了一下他的肩膀,随后往后翻滚,躲过挥来的钢管。

“嘁,就知道耍些小聪明。”他把钢管扔进垃圾桶里,不称手的武器他拿着反倒是个累赘。双手握拳紧盯着对方,女孩子则直接把折叠刀收起来,双手高举过头顶。罗斯转身准备回教室,凯莉含着糖果绞住了他的脖子。

“你总是这么大意。”她松开手扭头避开他的目光,不用想也知道再不溜就得死在这里,以他的脾气。于是她趁着罗斯还没有扑过来就直接脚底抹油跑了。在雨中奔跑是我们逝去的青春啊!如果后面没有一个人追着的话。

罗斯气的脸上的贴纸都翘起了一个角,坐在教室里因一肚子火无处发泄,随着一声脆响水笔光荣退役,安详的躺进了垃圾桶。他用书把自己挡得严严实实的,趴在桌子上准备做个美梦,被学生会检查人员抓了个正着,被罚站在门口两节课,虽然这两节课他都不打算听。

凯莉比他低一年级,总是会上楼来找他嬉闹,每次见他在罚站都忍不住挖苦两句。“年纪第一也会被罚站啊?真是意想不到呢。”她会咬着草莓味的棒棒糖露出微笑,那笑容更像是嘲笑他总是被罚一样。接下来他会夺走她怀里的书,挡住她的脸从她口中夺走糖,还不忘舔舔嘴唇。

“你意想不到的还多着呢。”他总是这么说,干着与好学生搭不着的事情,成绩却永远保持在首位,第二名的那个银发学生总是会比他低一两分。她无奈的耸耸肩,从口袋里拿出一包贴纸,把一颗黑色的星星贴在他左脸颊上。就像给自己的物品做标记一样,宣示着所有权。

他弹她的额头,嘲讽她这个年纪还是个幼稚鬼,却每次都把它留到月末老师检查仪容仪表时才揭下来,贴在自己的笔记本里。她看见了就会笑他,说着到底谁是幼稚鬼啊,然后被他黑着脸敲敲她的脑袋,如果她还不收敛的话,可能明天她就需要请假了。

考试前他会不耐烦的给她讲题,一边抱怨着她脑子都被狗吃了,一边一步步把标准过程给她捋清楚。至于讲题的报酬,他会带她出去住两日,会发生什么呢。

虽然有时候他生气起来只是不理人,但是如果事情很严重,他就会提起棍子,在后操场好好锻炼锻炼身体,和对方友好的交流一下。要是太热情了,可能对方就需要120来救一救了。不过他父亲总会摆平这些事,他连个处分也落不下来。凯莉已经陪着他锻炼了一两年了,和她对打他总会收起平时打架的样子,努力露出几个明显的破绽。

“虫子,食堂去吗。”“本仙女不需要去食堂,辣鸡。”

“是不是晚上……”“闭嘴行吗。”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