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嘉凯】无题。

*个人理解有,重度ooc有,接受就↓。

他翻得了天,改得了地,却破不开这规矩。他用大罗神通棍了结了除了近乎所有人的性命,脚下帮他挡了几刀的追随者脸上还挂着笑容,他蹲下来拉起他们的双手,把他们拖出人堆,放在没有沾染鲜血的空地上,闭上眼企图歇息一会儿。

他恍惚间又看见了她,挂着一副戏谑的笑容靠近他,用那双干净透彻的蓝眸看着他落寞的样子,在他想伸手触摸她的脸颊时收起笑容,握着头上取下来的发饰,用它划开她自己脖颈上的动脉,鲜血喷溅在他伸出的手上,温热的温度把他惊醒。

那双因疲惫紧闭的金眸慢慢睁开,用沙哑的声音质问自己,似乎什么都不再重要,无论是大赛本身还是自己显得空洞无味的欲望,他挣扎在边缘,像极了在水中紧紧抓着叶子的蝼蚁。信念已经不复存在,成为神使显得毫无重量,轻的像她嘴边的笑容一样。

当他重新闭上双眼,黑暗使他感到宁静,却在不久后又陷入无限循环的梦魇中,他总能看见她躺在一堆衰败的玫瑰中,鲜血染的玫瑰变得妖艳起来,如同恶魔猩红的双瞳,又化作火舌,舔食她的身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儿仍是那一副笑容,他想把那些刺进她四肢的钉子拔出来,但他连迈出一步都做不到。

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火吞噬,周围的人都高喊着,振臂欢呼着庆祝魔女的死亡,没人在乎她身上背负的,更不会尝试了解她过去所遭遇的。在人群中他是唯一一个沉默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转过来投在他脸上,每一张面孔都在嘲讽他的无能。

他还留着那个染着血的头饰,把它别在自己的衬衫上,贪恋她留下来的最后一丝温度,沉浸于她仍在身旁的幻想。回不去的,他把神使的服装套在自己身上,垂眸看着手上拿着的头饰,把它放进了积灰的木盒里,锁上了黄铜的锁头。

如果他不愿忘记她的话,他永远都无法从噩梦中逃离,连万能的主都不会救赎他的灵魂,虽然他根本不相信主的存在。对已死之人抱以愧疚之情,陷入无边无际的低谷,不愿朝着有光的前方看去,这是对他们的不尊重。

她的笑容永远刻在他心上,虚伪的如泡沫般的笑容,他也从未见过她发自真心的笑容,或许早已丢失在遥不可及的过去了。他撑着伞捧着一束菊,把它们放在石碑前,在碑前洒了一杯她最爱的甜酒,自己倒了一杯烈酒坐在旁边,说几句琐事或是悟到的道理。

他已经在打磨中失去了锐气,留下了一个沉默的灵魂,过去狂妄的样子连半分都无法在他身上找到,似乎那是另一个人一样。而所有人都满意于这颗璀璨的钻,除了他自己,他觉得自己愈发脆弱了起来,和木炭并无差别,扔进火堆中连灰烬都无法留下。

这是他最后一次坐在这里和她喝酒了,他将告别她的一切,接受那个让他抗拒的未来,他总归要面对这一切。他已经不再是孩童了,逃避不开的责任已经压在他肩头,他需要承担它们。

“再见了。”

他把烈酒饮尽,苦涩感刺激着味蕾,就像他复杂的情绪一样。

他站起身,朝着光的方向走去,影子罩住了石碑。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