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我永远喜欢贞德。

【极寒】第六点五章.划水

“嘁。”玄参拨开挡在面前的树枝,整片森林都快翻遍了也没瞧见那树,心头莫名的不安让她更加焦躁。

身后跟着的紫也不敢说什么,不停地用小刀清掉碍事的东西,时不时瞥向背后,总觉得有人跟在背后,可扭头去看时又没见人影,强行压下心中的顾虑继续跟着往前走。

“在找这个吗?”

一直在匆匆忙忙赶路的玄参抬头看了一眼,的确是她要找的东西,只是这位……白发蓝眸,真的是他们这些人中间的一位吗?在她低头思索的时候,紫突然惨叫了一声,她迅速扭头去查看紫的情况,就被人用刀抵住她的下巴。

“不要试图逃脱。”对方贴近她,在她耳边低语道。玄参右手握住了放在兜里的小刀,迅速朝对方手腕刺去,在她因疼痛放开刀的时候抬腿向后方踢了一脚,拔出剑踩着她的肩膀低头问道,“逃去哪?”

紫被另一名未知人员拿枪抵着头,“放开她,一换一。”玄参朝着她喊到,在紫被放开的时候她把剑收了回去,伸手一把扯过紫,在对方又把枪口对准她的时候,把小刀抛向对方,趁着对方愣神的功夫冲上去抢过枪,把弹夹卸了示意她们离开,然后蹲下来把她要找的东西拾起来,带着紫准备离开。

紫的手臂上被划了几道很深的伤,而玄参的腰上也因为同样的武器而负了伤。玄参把包里的药品递给紫,自己用水冲了冲伤口就用绑带简单绕了几圈。“你不上药吗?”“没事我命大,省着点用比较好。”

“怎么着你还有个光环不成?”

一路上又经历了些坎坷总算是回到了休息的地方,玄参左右转了转也没发现少了哪位,摇了摇头溜到自己屋子里偷摸去喝酒。刚进屋就发现一位不速之客,再加上本来心情就很糟糕,一肚子气又没地方发泄,她现在恨不得和某个人打一架。秋洺拿着空酒瓶坐在床沿,脚边都是散落的酒瓶子。“在我家开派对了?嗯?”“你回来了啊。”“带上垃圾从我房间里出去。”“我不。”忍着不发火的玄参决定把她提溜出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酒没了。

秋洺看起来像醉了一样,意味不明的盯着玄参傻笑,可能是喝懵了。玄参干脆就坐在她旁边,然后按着她的肩直接把她放倒在床上,低头看着大半夜还敢待在别人家里喝酒的人,“你不赔我酒?”

第二天早晨玄参爬起来的时候没忘了把被子给她盖好,感冒是一种很难治的疾病,至少一周都会不再出去森林收集木材和狩猎,况且问起来还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良心上过不去。

她抽出剑,对着练习用的树干挥去,留下来一个很浅的痕迹,后来因为无聊,自己在树干上用剑划格子玩,累了以后就随便找个没积雪还看起来蛮干净的草地一躺,美滋滋地休息去了。

开开心心的日常还有多久?玄参望着天空上飘过的云。反正划水是划完了。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