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我永远喜欢贞德。

【嘉凯】幻梦。

她看见在这片被铁骑踏平的废墟尽头,有一位身披铠甲的战士骑在马上慢慢悠悠走着,望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攥紧了缰绳。周围太安静了,铁甲碰撞的清脆声响就像在她耳边一样,叮叮当当地让她想起夏天小镇上挂着的风铃,一串串各种各样的,被风吹动合着小孩子的笑声一起驱散夏季的烦闷。

小镇呢?

她听到自己轻轻的开口问着,这句话却不是对着他说的,只是低声问出像是哀怨般的问题,可这根本不算是一个问题——答案就摆在她眼前。

这里是战场。

很意外的得到了回答,她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他踏过了本来是公园的地方,右手搭在佩剑上,依旧不紧不慢地晃荡着。也许自己太在意这个小镇了,她下意识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然后望向糖果屋的方向,瞥了瞥嘴又把视线收回来。

你拆了我最喜欢的糖果屋。

战士把头盔摘下来,一头的金发在风中被吹得像雄狮的鬃毛一样。对,雄狮,她望着他的金眸,她觉得这个野心勃勃的词太适合他了。他只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仿佛在打量狮群的新猎物,她看见他的右手动了动,噌地拔出佩剑,威胁般的放在她肩头。

十字军,你们的征途踏破了多少本应幸福美满的人家。

你没有资格质问我,魔女。

她把藏在袖子里的星镖抖出来,一个个可爱的像装饰品一样的小星星却像有意识一样,有规律有计划的冲他飞去。他只是眯起了眼,轻松地挥了挥佩剑,就把几个飞过来的星镖砍成两半,碎裂的星镖没入大地中。

无论她怎么攻击,武器都无法靠近他的身边,她意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了,却仍在顽强抵抗着。对方像同小孩子嬉闹一般,比划几下就破开了攻击。仿佛是太过无聊了,他把佩剑收回剑鞘里翻身下马,单手就把她从地上提起来,然后猛的把她摔在地上。

无趣。

她刚打算站起来,腿直接被狠狠踹了一脚,啪的一下又跪在了地上。他俯下身用麻绳把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然后搜查了她身上所藏着的所有武器,尽数销毁。她只是瞪着一脸淡漠的战士,无数包含愤怒的语句堵在喉头,和着鲜血一起被咽下去。

在她双手双脚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她一声不吭。而当战士抱着头盔站在她面前,直挺挺地站着,仿佛那些残害百姓的事情不是他们所做的一样,照例开口问道。

你可知罪。

纵使我凡躯烧作余烬,魂魄仍会纠缠着你们,至死方休。

求之不得。

他亲手放的一把火,火舌灼烧着她的身躯,她只是望着他如阳光般耀眼的眸子,而他撞进了一片海,近乎要溺死在那片静谧的海底。他的傲气都被包容在那里,所有的棱角被水磨去,他看到自己映在她眼睛里的样子,就像是个未经人事的干干净净的小男孩。

而不是那个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染的满身血污的团长,也不是那个面对众人无情冷酷,做事果断决绝的国王。

他只是他。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攥着的不是她被烧得只剩下一小块的裙边,而是战马的缰绳。他看到朝阳在他面前升起,而他扭过头就能看到她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这一刻凝成了永恒。在他攥紧缰绳的时候,听到了她缓缓的低声的问道,

小镇呢?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