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我永远喜欢贞德。

【极寒】第七章.战前

“您没事吧?”白桦提着医药箱,询问着从远处走来身上沾满鲜血的人,对方只是有她那拥有着很清澈的蓝的眼睛打量着他,他似乎看到了眼底里那么一丝杀意。他左手紧紧握住了在白大衣口袋里来自守序者开发的小型杀伤武器,依稀记得是第三个测试版本。

“我只是个医者,既然您没有事的话,我就离开了。”他慢慢地向后退,还没有退到房车车门前对方就迅速拔刀准备开战。他一点都不想让自己太阳能高科技房车染血,但还是飞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横冲直撞地开向自己熟悉的小森林。

刚开出一小段距离,他就感觉到自己车的右后轮漏气了,低声咒骂了一句以后从车顶上跳下来,身上仅带着几个小型炸弹和一把刀,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他连把枪都没有这个多无力的事实。但他还是没有绝望的,毕竟他曾和野兽交战过,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战果。

离小森林已经不算太远了,他干脆直接撒腿朝着那个方向跑去,背后若有若无的声音提醒着他敌人离他不远。在第五颗松树下他丢下了一个炸弹,引爆之后听到了一声短促压抑的呻吟,而敌人正以更快的速度追上他,现在他有点讨厌自己的白大衣了,太显眼了。

而在一个转弯处他被踢倒在了地上,他迅速爬起来跑走,手上引爆了埋在周围的炸弹,爆破扬起了大量的灰尘。可他的敌人,明明被炸弹包围,却能晃晃悠悠站起来,把他再一次打翻在地。他感觉到自己在不停冒冷汗,他明白自己现在面对这个怪物只能认输。

在这个游戏里,败者的下场只有死亡。

鲜血染上她的双手,她只是随意擦了擦,然后对着水洼用纸擦掉自己白色短发和脸上的血渍,心情很不错的哼着小曲背起尸体,甚至摸出了他口袋里的糖果,含了一颗在嘴里——薄荷味,她最喜欢的味道。

她背着尸体从远处望去像个心情愉悦的旅游者,只是地上有星星点点的血迹,血腥味引来一两只鸟盘旋在空中,可是她不在乎,还是慢慢悠悠朝着目的地走去。夜幕被朝阳撕裂,天边慢慢泛起鱼肚白,她终于走到了摆放艺术品的地方,她扫扫雪,轻轻的放下尸体,顺便在他胸口插一把小刀——刀柄上刻着无畏者的标识。

“无畏者最近很猖狂嘛,”星河提着尸体,扔在药水里浸泡着,然后摘下满是血污和油渍的手套,把它扔进墙角的垃圾桶里,“我们要主动出击吗?”她把别在口袋里的钢笔拿出来,对着白纸继续设计新的小型武器。

哲少笑嘻嘻的看着地图,她太期待开战了,但是这不代表她是个不动脑子的战斗狂魔,“不,再等等。”哲少用笔圈了圈地图,“只要你开发出那个小玩意的第五代,我们就能走向胜利,我的盟友。”后两个字被咬重了读音,似乎在嘲讽些什么。

星河满不在乎地挥挥手,让哲少离开她的实验室,在对方踏出门以后,翻看着这位受害者遗留的东西,在她找到最后一个遥控炸弹的时候,她咧了咧嘴角。

“谢谢你的反馈,白桦,希望下一个使用者可以亲口向我提出建议。”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