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我永远喜欢贞德。

【言绫】身不由己。

隔了很久没发。感谢某霓的图。给绑画笔芯。 @秦轻清青庆
ooc。
我没改这篇文。
想要评论。
废话完了。
——


周围的人都身着正装,挽着同伴去给一身白纱的乐正绫献上祝福。她笑得很开心,像小时候拉着言和去天台上冒着冷风数星星,天真地笑着说她们会一直在一起的。站在她旁边的是一个大公司老总的次子,长得不输于圈里的有些男星。他站得很挺拔,仿佛这是他最骄傲的一件事一样,不留余力地向所有人炫耀,活像一只求偶成功的花孔雀,自负地展示每一根尾羽。

言和举着一杯酒,在宴会的角落里默默向她的方向举杯,一饮而尽以后头也不回的离开。空杯子和椅子微小的错位代表着她来过,但在这个充满摄像头的世界里,似乎一次离开就寓意着关于两人关系的流言蜚语。乐正绫无暇顾及每一个人,所以她在采访中露出一些悲伤,说她没有和最好的朋友碰杯,也没有交谈,对方就离开了。

后来言和屡次刻意地避开乐正绫的行程,娱乐圈近乎传遍了她们之间不合的传闻。每次面对关于这条传闻的问题,两人都不约而同地转移话题,仿佛她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那相伴多年的友谊似乎像是昙花一现一样,转眼间就消散在公众眼里。

久而久之,人们都不再提这件事,连cp粉都慢慢散开,乖巧地吃乐正绫的狗粮。也有一小部分人坚信言绫之间有过旧情,只是碍于公众身份,小心翼翼地把爱意藏于打闹间。她们偷偷勾在一起的小指都能被公众拿着放大镜找到,该如何把眸子里快溢出来的温柔收一收,在毫无隐私的世界中小心苟活。

她们是在一棵树下相遇的,离公司有一小段路,遇上以后发现目的地与目标近乎一模一样,言和就把自己兜里揣着的一块水果硬糖塞在乐正绫手里。后来乐正绫总说,那颗糖是她吃过所有糖里最甜的一块,可惜就只有一块,吃完了就没了。

言和可能也是她遇见的对她最好的人,可惜只有一个,一转身就不见了。

可那有那么多可惜呢?乐正绫还是顺了父母的意,以知名艺人和乐正企业总裁次女和另一家公司联姻,门当户对分外般配。于是一直待在她身边的那个总傻笑着像个小男孩一样的人走了,她终于想起来她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就只有停留在朋友,再也加不上前缀了。甚至深夜乐正绫翻来覆去睡不着,下意识想抱身旁的人,伸出去的手摸到一个陌生的身躯,惊得一顿,最后背靠着墙蜷着身子在四点多睡着。

言和以前留着齐肩的短发,还不是亮眼的白。乐正绫还是一头棕发,经常绑成单马尾,后来言和开始给她换各种发型玩,打着不能浪费这么好的一头秀发的幌子,最后觉得她扎麻花辫比较好看。乐正绫也陪着言和去换过不少发色,因为拍剧想要剪短了头发,也染成了冬天的白,后来就没变过了,在整个圈子里也有些辨识度了。

练习各项技能筛选人才的那段时间里,言和被分在与乐正绫同一个寝室。乐正家的千金,她在到公司前异常的忐忑,生怕惹着对方不高兴了,打个响指让自己消失在人世间。后来才发现,就是那个被自己送了一颗糖的女孩,比自己稍矮,一直微笑着。

几个月的特训下来两个人的压力也累积到极点,回寝室因为想家,乐正绫窝在墙角埋着脸,没有哭,只是在沉思。言和躺在床上,仰着头无声的哭泣,声音轻到能被窗外的小雨淅沥沥的响声盖过。乐正绫发现她一直在流泪的时候,也终于忍不住了,抱住言和趴在她肩头流泪。

最后两个人哭到累得睁不开眼,就这样维持着拥抱的姿势睡到了天亮。后来她们的两张单人床被并了起来,乐正绫终于不会再缩成一团睡觉了,言和也不再在床上瞎扑腾把被子踹到地上了。

她们就这样慢慢地开始适应身份,也开始适应有对方的生活,以至于分别以后,过了很久很久都没有习惯,还是会在关灯前轻轻的说一句“我关灯了。”即使房间里空荡荡的,她就当自己同空气说话,固执的没有改变。

等出道以后,周围渐渐有了几位粉丝,再到几十位几百位,最后有几万几十万,甚至到百万。但她们也从最开始的感动和快乐,变成了疲累紧张,活得拘谨。言和喜欢那段只有十几个粉丝的时候,她甚至给一位高一的粉丝讲过题,给高考前的粉丝鼓励,在看到他的录取通知书之后送了他一张签名照。现在只剩下长枪短炮了,通通对准她,连她笑了几次,手臂抬起的度数都能看到。这么活着真的很累,她们在被消费青春。

每次跑完通告,她就会拉着乐正绫去吃火锅,去逛街挑首饰,她们之间有过对戒。只是从来都不一起戴着出门,被发现了以后说那是闺蜜戒,戴着玩玩。

她们曾经因为一次纠纷,被通知放了两天假。于是两个女孩偷偷摸摸跑去游乐园,坐完过山车又去摩天轮。言和抑制不住感情,仿佛天边的烟火也在助攻一样,她对乐正绫说,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试一试。

好。乐正绫回答道。她们便在摩天轮最顶端接吻了。

谁也不知道她们之间一点点升温的感情是因为什么。也许是乐正绫走得急急忙忙,言和撑着伞去公司接她?也许是言和高烧,乐正绫一夜没合眼陪着她输液,看着药一滴滴往下流,生怕一不小心睡过去?也许是乐正绫回来的太晚,言和亲自下厨给她做了一顿蛋炒饭,上面还用酱画了颗心?也许是乐正绫在言和飞机落地以后,放弃短暂休息时间也要去接机?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她们之间的感情基于彼此之间对对方的尊重,和同等的关心,以及愿意为对方让步的忍让。

但这段感情不被任何人知道,因为她们知道这不被看好。它被定义为丑闻,甚至算不上一个悲剧。

它默无声息地开始,又默无声息地结束。

她们面对面微笑着,仿佛对面站着她永恒的爱人。她们背对背奔跑着,仿佛前方才是她该有的未来。在公众面前,她们的拥抱总是不太用力,虚虚地环着对方的身子。在生活之间,她们的拥抱总是太过用力,就像要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后来私生饭偷拍到她们之间的约会,要求她们付封口费。公司的公关部门费了一番苦功夫,最后才摆平了这件事。
她们像做了一场美梦,现在被人打了一拳在肚子上,也该打醒了。

言和兴致冲冲拉着乐正绫去天台上看星星,然而那一天她们没看见星星,也没看见月亮。乐正绫只是偏头望着她,没细数失落,只透过那双眸子看自己的倒影。言和却不敢和她对视,凝视着乌黑的天空。

后来她们一前一后下了楼,这件事好像没发生过一样。一点点情绪累积下来,也都是一肚子委屈憋着没处撒。最委屈的不过是两个人都不敢直视的恋爱关系,她们谈情说爱,但不提及将来。

“你敢吗?”乐正绫把粉丝送她的一枝玫瑰上的尖刺剪去,插在桌上的花瓶里。

“我不敢。”言和正在泡咖啡,翻着手机上助理发来的行程表。

“我也是。”乐正绫整了整衣角,准备出门坐车去机场,纯黑色的服饰显得她有些冷酷,踏出门的时候,她们都明白一件事。似乎她们之间的关系,永远突破不了朋友,只能束缚在这两个字里,挤压到变形。她们是公众人物,不能去冒这个险,凭一个人的力量无法与世界抗衡。

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身不由己,无能为力。

“嫁个好人。”乐正绫在走出一两米依稀听到门内传来低沉的一声叹息。后来这句叹息被封进贺礼中,作为她新婚的礼物一并呈上。其实作为她曾经最亲密的朋友,言和没有收到婚礼请柬,就像她没有说一句新婚快乐一样。

言和所不知道的是,那句叹息最后被乐正绫带进了棺材里,刻在碑的最下面有一行小字。

「你要我嫁个好人,如你所愿。」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