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我永远喜欢贞德。

【嘉凯活动/击鼓传文】第一棒

「……困兽同世界抗争/他怒吼着/一次次撞向荆棘缠绕的牢笼/像一头充满威严的狮子/而我同牢门抗争/我摸索着/一次次失败于无法解开的锁/像一只落在火焰上的蝼蚁/直到他死去/我甚至无法抚摸他的脸颊……」


她站在床沿上,熟练的摸出自己身上的最后一支烟,叼着一支用打火机点燃,她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染上烟瘾——或许是第一次看见他倒在自己身前的时候吧。她自嘲的勾勾嘴角,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伸手取下椅背上的外套。手刚准备伸向烟盒,想了想还是拿了几根棒棒糖代替香烟。


她走在前往公园的路上,一路上都伴随着汽车鸣笛的声音,仿佛命运在警告她不要挣扎。说来奇怪,为何强者会死在弱者前面——那是因为他们不懂得社会的另一个守则,她咬着草莓味的棒棒糖,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她是如此回答的,毕竟她是一个在底层同命运抗争的人,说白了就是流行网文中衬托主角的败犬,对于如何利用规则的漏洞,她非常有经验。


公园里没有一个人,空荡荡的秋千随风微微摆动,沙坑一片狼藉,上面还有几个猫爪印,她坐在长椅上,掐着表等着四点。她讨厌让女孩子等太久的家伙,但这次她意外的有耐心,就像一只潜伏在草丛中的猎豹,安静地潜伏着等待猎物,直到脚下有四张糖纸的时候,她等到了她所等的一群人。


现在她的任务就是看着他们如何群殴嘉德罗斯,仗着枪和小刀对着实力比他们任何一个都高太多的强者为所欲为,嘉德罗斯的傲气不允许插手,她只能做一个无能为力的旁观者。关于究竟他们是怎么结下梁子的,她不在乎缘由,只在乎嘉德罗斯的生死。


阴沉沉的天空最后还是在这一天下了雨,她握着出门前匆忙抽出的伞——是她最不喜欢的那把黑伞,她撑开伞蹲下来看着昏迷过去的嘉德罗斯,拖着他回到自己的住处。简单给他处理完伤口以后,她就把他扔在了客厅里,自己倒在双人床上睡着了。


她再一次的梦到了嘉德罗斯的离去,他被人狠狠地敲击腿弯,跪在了地上,眼中仍满是不屑和愤恨。枪是她最爱也是最恨的一种武器,现在它正抵着他的脑袋。她还是站在一旁,站在旁观者该待的地方,毫无波澜的看完整场审判——事实上她感到十分痛苦,她从未如此想要拯救一个人,但魔女会做什么呢?只有复仇和毁灭。她似乎只会向强者低头,然后趁其不备狠狠地报复令她作呕的人渣。


她从未向上帝祈祷,因为她从小就明白她是被上帝抛弃的存在,没有人会拯救她,而且她也不需要拯救,她放任自己在黑暗中沉沦。面对他的命运她第一次在教堂做祷告,最后不忘讥讽自己无能到依赖虚妄的神明。


他醒来以后,凯莉从冰箱里拿出两瓶酒,递给他一瓶以后,打开瓶盖就仰头往嘴里灌,就像酒吧角落里嗜酒如命的酒鬼一样。嘉德罗斯倒也没有拒绝,默默地喝了两口就放在了一旁,“虫子,这是哪。”“我家。”“真破旧。”“好歹你有个地方避避风头。”“我不需要害怕那群渣渣,他们不过是一群可怜的小丑而已,只会耍滑稽的小把戏。”“他们会杀了你。”“我怎么会被他们杀死?”“他们会杀了你。”


嘉德罗斯不再说话,他活动了一下身子,心里盘算着何时离开。凯莉知道自己留不住他,伸手把他喝了两口的酒拿过来,硬是仰头灌下了余下的酒。之后嘉德罗斯一直睡在沙发上,他有时候会在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时候起来去阳台上看着天空,他扭头总是能看到双眼紧闭一脸痛苦的凯莉,他猜她又做噩梦了,八成和他自己有关——因为她那时双眼流露着痛苦,低声对他说了两遍警告的话语。


最后他在一个夜晚离开,每一件物品都像他来之前一样摆的整整齐齐——看起来就像嘉德罗斯这个人没来过一样。“狂妄自大!”她发现嘉德罗斯离开以后,发泄般喊着,仿佛他能听见一般,最终还是蜷缩在床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去他妈的计划。世界上必须要有神吗,哪怕只是一个人造神也能满足他们的野心吗?这是我他妈第几次要看着他倒下了?”她连泪都流不下来,或许都快接受这个事实了——半神永远无法成为神,即使再怎么完善,而她永远无法拯救他,就如同她永远不可能挽留住他一样。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再一次把他葬在郊外,然后等待着下一次的“任务”。


“其实我们都是被上帝抛弃的孩子。”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