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梦到那个诡异的小房间了。不过他究竟想表达什么……
苦恼地挠挠后脑勺,盯着日记本发呆。他为什么想死亡,不过活在那种地方,肯定会绝望的吧。一边思考者一边用笔在纸的边边角角处画上小蜡烛。
“蜡烛……令人感到温暖呢。”感觉到有些疲惫,闭上眼想要继续思考。

「主人下午好。」小孩倚着墙,强扯出一抹笑容。手脚腕被铁铐磨得像要滴血一样,不过他好像身上并没有伤痕……也许被那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遮盖住了?——那根本不算衣服吧,就只是几块破布缝在一起而已。

「今天是这个吗……好吧……我知道了……」没有反抗,温顺的表情像绵羊一样,很难相信他能露出雄狮般的眼神。
他微微闭上眼,似乎有些劳累。等待着我去把他的镣铐解开,然而我并没有想到,这次并不是解开镣铐拉着他出去,而是直接拽着铁链像牵狗一样拽着他出去。

和上次一样,他默默地把碳和木头之类的易燃物摆在一起,中间留一小片空地。然后他小心的跨过木头——也许他堆的太高了——然后待在空地里,把一根木头点燃。不过我并没有看到什么打火机之类的东西。
焦味充斥着整个鼻腔,看起来这里烧过许多回,不知道是烧烤还是烧人。
蜘蛛慢慢悠悠的在角落结网。几只飞虫朝着火焰飞去,飞蛾扑火呵。
等到火焰渐渐熄灭,他抖抖身上的灰烬——他看起来毫发无损。

「……又失败了。为何您不直接了结了我呢。」

「‘驯服’」「真是无情呢。明明只是在我身上做实验而已。虽然能帮到主人我很开心,不过您应该知道我所经历的痛苦吧。」他故意咬重主人这两个字。
似乎是同一个人,又不大像。

刚张口想说什么,突然就又回来了。

“感觉这个梦,信息量有点大啊。而且,这个房间布局好熟悉……”依旧记在了日记本上,虽然最近满脑子都在思考这个,但有些细节还是很容易就被遗忘啊。
手机QQ的提示音响起,与同学的短暂聊天让我稍稍的感到轻松。太在意这件事了吗?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