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寂寥<2>

天空上慢慢布满了厚重的云层,雾也被风吹散了一些,不过现在并不是继续探索的好时机。
随着时间的推移,乌云黑沉沉的压下来,周围的树木摆着自己的枝条发出阴森的笑声,连稀疏的草也合着笑声在地上扭动。

“要下雨了,找地方避雨。”乐正龙牙抬头看了看天空,带着众人跑进了离他们最近的屋子里。

“摩柯,你的腿真的没事吗?”言和扶着徵羽摩柯在沙发上坐下,担忧的看着他。

刚刚跑进小屋的时候,言和看到他咧了一下嘴,眉头也紧紧锁着,似乎在强迫自己跟上他们的步伐。

“没事。”徵羽摩柯冲她笑了笑,然后从背包里掏出游戏机,企图用它来消磨时间。黑暗的画风和诡异的剧情使游戏变得更加恐怖,即使如此徵羽摩柯也依旧挂着笑容,似乎还变得更加兴奋。和他对这次旅行一样的异常兴奋感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晓后面的剧情和最终的结局。

“GAME OVER .”机械男声在房间里显得无比突兀,连正在讨论其他事情的乐正龙牙和经纪人吓了一跳,更何况女孩子们。

游戏天才居然输了?
众人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而徵羽摩柯沉默着重新开始游戏,看起来这不仅仅是一个打发无聊的游戏。
有点意思。

徵羽摩柯在打到一半的时候,原本自信的笑容变成了愕然。游戏画面突然变得全白,过了一会游戏中原本的剧情突然变幻成他们的情形,之前的所有存档点全部清空。

“这……”徵羽摩柯愣了愣,在发现周围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他身上以后,挠挠头装作苦恼的样子再次开口,“哎呀我这个游戏天才居然遇到了通不了关的游戏唉?”

“自大狂。”乐正绫轻嚷了一句,言和轻轻敲了敲她的头作为对她不礼貌的不满。乐正绫鼓着脸偏过头不看她,言和无奈的抱着她轻轻的在她耳边说着什么。
过了一会乐正绫红着耳根和徵羽摩柯道歉,道歉的时候还时不时瞪一眼装无辜的言和。

而徵羽摩柯只是挥了挥手表示无所谓就继续低头打游戏。房间里众人也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这个游戏,等一下。徵羽摩柯忽然想起一件事,他之前并没有带别的游戏来。也就是说现在游戏机上插的卡……该死的,自己之前怎么没有想到。

徵羽摩柯聚精会神的玩了几分钟以后,他在这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准确无误的找到了DVD和其他的东西。

而当东西变动的时候,画面中会卡顿一下然后更新。这技术怎么做到的,太可怕了。如果这个技术可以运用到其他设备上……感觉是个不错的想法。

当徵羽摩柯思考这个技术到底是怎么实现在这种游戏机上的时候,画面中的一行有些突兀的小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甚至让他不自觉的低声念了出来。

「杀了他们,你就是赢家。」

他们?谁们?

徵羽摩柯还没有想清楚,膝盖处传来的痛觉让他不得不紧咬下唇来阻止自己发出惨叫,整个人像肚子上挨了一拳一样躬着身。
布条遮掩着的伤口变得更加狰狞,伤口边缘的皮肤也染上了紫黑色,还有扩散的趋势。

而被徵羽摩柯放在一旁的游戏机的画面底部忽然飘过一行字。

「第一关boss揭晓。」

「GAME START.」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