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寂寥<3>

“怎么了?”面对众人询问的目光,徵羽摩柯从有些僵硬的脸上硬生生扯出一个微笑,努力压着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开口:“胃疼而已,无所谓。”话音刚落,他就因为疼痛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知道,如果这时候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大家,只会引发不必要的恐慌,他相信自己有能力一个人解决这些小问题。
他不相信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所有的博弈都没有输过。这是他独占的骄傲。

而目前团队就像一盘散沙,有待磨合,前方的问题还有很多。自己虽然不想帮忙,但至少不能给他们添乱。更何况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食物来源。
饥饿感把每一个人都折磨的很憔悴,这样下去恐惧和饥饿会迅速导致他们死亡。

徵羽摩柯想起了自己的游戏机,依靠这种作弊一样的方式,他迅速的找到了许多看起来快变质了的食物。
“撑三天,顶多。”

死亡的阴霾依旧没有被拍散,压在他们的心头。任何的岔子都可能让他们放弃求生的想法。

蜘蛛在角落里忙忙碌碌的织网,工蚁不知疲倦的把残渣搬到墙角的巢穴中,月光洒在窗外空地上,把高大松树的影子显得那样的突兀。

睡不着。徵羽摩柯干脆爬起来,解开自己绑在腿上的布条查看自己的膝盖。

“哦……不……”他压低声音,看着自己变成乌紫色的小腿,而且这抹异于常人肤色的颜色还有要往上爬的趋势。

他跌跌撞撞的跑出门。这动静把乐正龙牙惊醒了,徵羽摩柯挠挠头支支吾吾的告诉他自己要去外面上厕所。

而一出门他就迅速跑到在西边的小溪旁,借着月光找到了一块比较锋利的石头,轻轻的划开皮肤,鲜血的颜色也从鲜红变成了偏黑的紫红色,就像滴在地上隔了很久再去查看的血液一样,但又不同。
“哦……不……不!”徵羽摩柯大叫着把石块摔向大石头,上面沾着的血蹭到了符号的边缘。

不小心一个脚滑,他一屁股坐在有些湿润的草地上,游戏机从口袋里滑出来。

游戏画面切换到众人围绕着变成怪物的主角处,所有人脸上都戴着微笑面具,背着手站在原地看着主角。

“你为什么活着呢?”小女孩弯下腰伸出手,想要拉主角起来。
“你为什么不一起微笑呢?”小男孩指了指主角的脸,用阴森森的笑声嘲讽着主角。
“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众人拉起手围着主角转圈,一边发出阴冷的笑声一边反复念着怪物。

诡异的音效和压抑的过场动画让他差点崩溃。

“不,别……”徵羽摩柯捂着脸,有些绝望的低吼着,就像一只被捆住手脚的孤独野兽一样,悲愤而无助。

“杀了他们,我的孩子。”仁慈的父亲摸了摸他的头,把匕首递给他。

主角从地上捡起匕首,狠狠的捅向离他最近的小女孩。

“你已经掉进地狱了哟。”小男孩用比成手枪的手对着主角,像开枪一样往上挑了一下。

游戏机突然黑屏,徵羽摩柯往水面上看了一眼,惊恐的睁大双眼往后退。

「你已经掉进地狱了哟。」

「怪物。」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