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我永远喜欢贞德。

【言绫】艺术品

*角色崩坏注意!
——

素色的画布,被艳丽的颜料覆盖,鲜红和深蓝炸裂在布上,交织混合,染出一抹深夜的紫。勾勒容颜的每一笔都像在给素颜的女性上妆,眉目间的英气,眼角的柔和,唇的丰满,鼻的挺拔。仿佛群星都会黯淡,绚烂的背景被细腻描绘的人儿盖过,不再喧宾夺主,心甘情愿地去做陪衬。

有时候她是画家,有时候她是诗人,但所绘所写皆是同一人。说白了,她只是个痴情的人,用一腔的热情去赞美心上人。乐正绫抿着嘴,握着画笔望着近乎完成的作品,她看见的是毫无神采的言和,既不见温柔,又不见锐利。她烦躁的放下笔,在一角署名后起身去收拾画材。她又多了一副半成品,塞进柜子里慢慢被时光腐蚀。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夹在绳上的照片,或模糊或清晰,拍的全是言和的身影,有的隔了喧闹的人群,俗世中乐正绫眼里似乎只有她,追寻着不曾迷失;有的却仿佛近在眉睫,伸手就能触碰到一般,多半是安详的睡颜。

仅仅只是注视着,她就感到兴奋,像嗑//药了一般癫狂。占有欲让她不允许其他人过于靠近言和,甚至妄想将其圈在屋中,在言和身上布满属于她的印记。崩坏的想法占据了她的大脑,偏执又痴情到活活像个疯子。

乐正绫穿上最正式的服装,赴宴去见她的心上人。那是一个连续剧拍摄结束后,邀请众多演员和投资商去赴晚宴。言和穿着礼服,举着酒杯在人群中交谈,有时被逗乐了,嘴角上扬眼中也满是笑意。而乐正绫只是在一个角落里望着她,板着脸仿佛像见了仇家一般,嫉妒的情绪快让她抓狂。

闹剧几近收尾,众人慢慢散开,有些醉的不省人事,被助理搀扶着离开。乐正绫走到言和身旁,递给她一杯酒,自己则举起另一杯。言和没有起疑心,和对方碰了一下杯,喝了几口就感觉有些头晕。在确认言和昏过去了以后,乐正绫假装关心,凭着女性身份无人怀疑,将言和带进了自己的车里。车上她看着对方放松的神情,凑上去吻住对方的唇,双唇重叠后又迅速分离开,生怕闹醒了对方。

在言和苏醒之后,发觉自己被锁链束缚住了双手,扭头四处打量房间内的布置,四周贴满了她的海报,还有一堆照片,画面的中心都是她一人。她感到恐慌,奈何行动的范围很小,她看着有些昏暗的灯,感觉自己就像摇曳的烛火一般,随时可能熄灭。

但在乐正绫眼中她却是骄阳,可惜人没有不老不死的权利,生命是一种诅咒,新生儿的哭啼是年迈引路人的葬曲,在无限的轮回中没有永恒。乐正绫拿出一把小刀,欣赏着言和脸上的惊恐表情,梦中情人的每一种表情都是如此的富有美感,她近乎要陶醉。她用刀划过言和的脖颈,血液从伤口中流出,她像吸血鬼一般舔舐着鲜血,直到言和失去力气,仿佛提线玩偶一般瘫在她怀里。

乐正绫把她绑在十字架上,赤//裸的爱人如艺术品,安详的与天使无异。当尸骨不再温热,僵硬的四肢无法弯曲,她将天使身上的束缚解开,切开她的后背,造出一副属于人的羽翼*。锁链将她吊在半空中,仿佛天堂门启,邀请她前去做客。

富商与她的艺术品,锁在了地下室里,任由肉//体腐朽,前往极乐之地。

————
*注:参考汉尼拔第一季第五集连环杀手的作案手法。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