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我永远喜欢贞德。

【言绫】王与骑士。

*双性转,有架空,别太苛刻。

——
年轻的骑士把佩剑放在桌上,将头盔取下,露出一头利落的白色短发。按照规定,他应当取下武器,免冠晋见他的未来主人。年幼的王子坐在椅子上,两旁的侍从拿着扇子给他扇风。在见到骑士一脸严肃的走进来,恭敬的双膝跪倒在地以后,王子起身慢慢走向跪在毯子上的骑士,朝他伸出双手。骑士双手合十,放于未来主人的双手间,随后就被王子扶了起来。王子踮起脚,亲吻微微俯身的骑士的脸颊,以表示两人是以平等的个人结成了封臣和封君的关系。

王子赐予他一份产业,用于让他维持生计。尔后让侍从取来一把佩剑和一套钢制盔甲,要求骑士换上他赠与的盔甲。骑士把身上长至膝盖的锁子甲脱下,露出套着紧身衣的肉体,套上能够覆盖全身的板甲。侍从帮他套好护胸甲和手臂护甲,他左手抱着头盔,神采奕奕地望着王,“请问您现在需要我为您做些什么?”“我希望你可以去管理那份产业,而非像侍从一样待在我身旁。”王子背对着骑士,用稚嫩的声音传达着的指令。骑士向他行完礼后,离开了宫殿。

言和是贵族家庭的次子,他的父母为了让他进入贵族阶层,七岁时就将他送去朋友家,接受骑士素质的训练。他愿意为封君而战,也愿意为妇女和弱小的群体而战,但两者如果冲突,他就不得不站在封君的一侧接受命令。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打理好产业,买下一处房产和一些侍从,在被传达下一个命令之前,过好自己的生活。毕竟国王身旁还有众多的士兵和弓箭手,不需要他贴身防卫。

当国王下令加收农税时,言和闻讯立马前往皇宫,找到准备向男爵传令的国王。“您不应该再加税了,什一税已经让百姓苦不堪言……”“这并非我的旨意,而是教皇所决定的。”老国王打断了言和的话,不耐烦地朝他海慧寺,“你应该去和你的封君提建议,而不是我!”言和只好退下,默默走去王子的宫殿,硬是拉着王子从下午谈到晚上。

最后因为天黑到看不清路,不得已住在了宫殿里。令他困惑的是为何小王子要和他睡在一个寝室,而且还只有一张床。晚上互相道过晚安以后,小王子亲吻了他的额头,然后严肃的告诉他晚安吻是很重要的礼节,骑士笑着答应他,拨开王子额头上的碎发轻吻了一下。当骑士慢慢睡去后,王子转身看着他的睡颜,微笑着看他放松下来的神态。骑士永远都不知道那目光有多温柔,也不知道他在王子眼里如金子般闪闪发光。

后来乱党挑起战争,挟持了大王子,老国王被迫下位,最后躺在了自己的花园里,瞪着天空去见了上帝。以前活泼的小王子也变得成熟了,在新贵族的扶持下准备登基,当皇冠落在他头上的时候,他对着下面跪拜的人说,“我将推翻教皇的统治,为民而战。”众多男爵只当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背地里都不当一回事。

百万铁骑踏破城门,千万箭矢射穿胸膛。王用最直接的方法和教皇势力对抗,言和在他一旁,给他战略上的建议,每一次的战斗言和都充当前锋,嘶吼着骑马与敌军厮杀。几年下来,尸横遍野,民不聊生。当言和落马惨死在沙场之后,连续打了几场败仗的王被流放到荒岛中。

“乐正凌,您永远都是我的王。”重伤在床的言和笑着对他的封君说,哪怕这个笑容黯淡无神。王披着羊毛披肩,仿佛是第一次晋见时一样,俯身亲吻了他的骑士。

“晚安。”王低语,帮骑士盖好毯子,转身离开。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