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我永远喜欢贞德。

【言绫】给灯泡💡💡💡的生贺。

@织彩-Oriaya 灯泡💡💡💡生日快乐!
*又是刀呢。
*食用愉快。
——
乐正绫和言和交往的第四年,也是乐正绫被催婚的第七年。当她们拥抱在一起,情动的时候深吻,一方被压在床上的时候,这个问题经常被忽略,但在做完以后一大堆问题像火山喷发一样爆炸开,每一个字眼都灼热得令她不敢触碰。乐正绫看着睡得安稳的恋人,手轻轻的揉了两下她的头发,听见她小声的梦呓。

夜晚是个不适合理性人群生活的时间段,负面情绪影响着思考,乐正绫甚至开始想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二,而不是交融在一起,揉合成一体。她和言和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互相吸引,互相影响,感情的磨合无法缺失一次次争吵和让步。现在她要因为家庭而抛弃言和,去找一个陌生的男子过完余生吗,这是她想看到的结局吗。

但是她太惧怕父母会对她进行“矫正”了,那些染着血泪的例子仿佛在她眼前重现,如果她被如此对待,她会亲手了结自己的生命,抛弃整个世界,如同这个世界推开自己,将她推向黑暗角落里一般,用羸弱之力推开世界,还自己一块清净之地。哪怕报道的新闻下,评论区是一群冷血的男权主义者在喋喋不休,父母对她感到丢人,也无所谓了。

时代总是在变的,而有些人不愿意让它改变,就在无所不能的网络上不顾一切地谩骂,带着偏见和歧视盯着异类,剥夺他们生为人的权利,仿佛低人一等一般。对着女性肆无忌惮地说出龌///龊的想法,对方一有怒意就冠上小心眼的头衔,亮闪闪的别在人家的领口上。亦或是对男性笑嘻嘻地要求他穿上他所不想穿的服饰,仿佛别人顺了他的意愿就能让他得到快///感一样。

现在她要和潜在的网络暴///民、带着有色眼镜、随意婚外出///轨都没有问题的一位文质彬彬的衣冠禽///兽结婚了。或许会是一个淳朴专一的热情青年,那概率又会是多少呢?在联姻的骗局里,一个优秀的完美丈夫,概率比没有保底的ssr差不多。下半辈子靠一时的运气吗?而且还要放弃她所爱的,去换取父母的点头?

恐惧再一次让她选择退缩,在舒适区安详的蜷缩起来,结起茧隔绝外界,沉迷在爱人的温柔乡里,又感到无比的惊恐和虚幻。她生怕这是瘾///君子的幻境,伸手就会化为泡影,再也寻不见踪迹。

言和一遍遍的劝说她,不要试图用骗婚解决问题,并且不停地鼓励她踏出第一步,去向她的父母谈谈。她就像一个畏手畏脚的少年,在班主任门前微微探头,摇头晃脑的在门口窥视,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去。

她还是向父母谈开了,打开天窗说亮话,把四年来的一点一滴都和父母分享,她的声音颤抖着,带上了哭腔,言和一身正装紧握着她的手。乐正绫从未如此惧怕她父母的回答,从小到大他们好像都是在训斥自己,要求她做的更好。可是感情的问题,该怎样做到完美,没有人告诉她答案。

无论是临睡前的一个晚安吻,还是言和从背后抱着她一点点教她做饭,或是夜晚在双人床上的暧昧灯光。一段感情若是没了情,只剩下性,那这份感情如何支撑起一段婚姻。所谓联姻不过是资本家的手段,从未考虑当事人的想法。

她父母最后没有发表太多想法,只是让她们不要太过张扬,这个让步几乎快让乐正绫泣不成声,她艰难地向父母道谢,鞠躬时差点头晕摔在地上,言和扶着她进车,到家后在玄关里拥吻。言和单膝跪地,拿出两枚对戒,“你愿意为我戴上订婚戒指吗?”

这是乐正绫结婚前最幸福的一天,在她们正式领证以后,每天都充满狗粮和幸福气息,乐正绫的老哥戴着墨镜流下了眼泪。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