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一份小甜饼。

“真热。”言和仰起头,把手里的矿泉水一饮而尽,用胳膊蹭了蹭沾上水的嘴唇,把空水瓶扔进垃圾桶里。水瓶在墙上跳了一下,认命地倒进了装满了各种各样废物的垃圾桶里。
她只是眯眼看着这一切,满意的咧嘴一笑,走回自动售货机旁。啪嗒,两枚硬币被她在手中把玩着,时不时碰撞发出一点并不是很突兀的声响。她用这两枚硬币换了两瓶矿泉水——说实话,她现在并不渴,胃里的水甚至让她感受不到饥饿感。
她把其中一瓶的瓶盖拧开,对着自己的脑袋浇下去,让那一头白色短发代替她想要冷静下来的心,不管是否会感冒,她都想这样干。
水洇湿了她的上衣,稍微能看出她内衣肩带的轮廓,但她从不在意这些。她揉把揉把自己被水浇的服服帖帖的头发,用她脱下来的外套擦了擦现在显得多余的等待蒸发的水分。
她瞥了一眼手表,然后坐在乒乓球桌上等待着那个抱着书老老实实学习的棕发女孩。
“阿绫——。”
言和冲她挥挥手,等到她走近了以后,拧开瓶盖递给她,还附赠了一个真诚的微笑。
“我说了不要怎样了……等一等,你的头发怎么又这么潮?”
乐正绫犹豫着接过矿泉水,刚喝了一口就注意到言和那一头看起来不太对劲的短发。她摸了摸,立马就明白言和又洗头了,而且是直接用矿泉水浇的。
“出……出汗。”
言和心虚地刮刮自己的鼻子,装作不在意的看着天空。空中飞过了一架喷气飞机,那道白条看起来十分惹眼。
“我说了多少遍了——!”
乐正绫正准备再说教一番,却被对面那个没心没肺的吻住了双唇,脸烧得像发烧了一般迅速升温,耳尖都染上了红晕。
果然用外套擦擦头发还是会被发现,言和这么想着。
乐正绫捂住脸不想去看周围人的表情,虽然她知道言和看起来就像个完美的男朋友,但那毕竟是看起来,被多嘴的人告诉老师或者家长就糟糕了。
言和把她抱在怀里,用手抚摸她的头顶,顺着她的头发滑到后背,轻轻的拍两下,“好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在学校吻你。”
乐正绫叹口气,环住言和的腰,踮脚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她们明明是情侣却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卿卿我我,这一定很让她失望。有时候还是要主动一点,不然这条小狼狗又要耷拉着脑袋躺在床边想着心事昏昏沉沉睡去了。
言和想起了什么一般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小心翼翼地拆开。果不其然,化成了巧克力酱。
乐正绫尝了点,全是甜腻的味道,不掺杂一丝丝苦涩,甜的有些过头。不掺苦的甜,有些腻的粘。
但她并不讨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