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极寒险陆°序

在这片广袤无垠的陆地上,雪覆盖住了地表,天地间茫茫一片白,纯洁的仿佛从未被污染过一般。

但那个和平的年代已经过去,现在的大陆,被死亡笼罩显得死气沉沉,树木像被雷击过的尸体一般把枝干伸向天空,上面的几片脱水的枯叶等待风的到来,然后融入大地。那清晰的叶脉仿佛是它曲曲折折的一生,有无数的分歧点和无数的路。

但没人会注意这些,他们在意的是食物,是水源,是能让人活下去的东西。

没人知道为什么突然生活就变成了这样,万物复苏的春天被当做陪葬品,埋在历史的黄沙里,渐渐的被人遗忘。

森林是静谧的,除了偶尔几句人声,动物们大多在白日会躲在洞穴里,为了避免被捕杀。而人们孜孜不倦的探索,为了狩猎,为了水源,为了科技或其他。

随着脚步声慢慢接近,青蛙也闭上了那张停不下来的聒噪的嘴,突然一蹬腿,跳进了水塘旁的草丛里。

“该死的,最近一次物资的投放是什么时候?”不停查看地图的女生背着笨重的行囊,时不时的停下来等一等在后面的同伴。

或者说暂时的「盟友」,不过无所谓,只要对自己有益就行了,绝对利己。

“老地方,三天前?”站在她旁边的女生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风吹的她的白色短发像被巨人蹂躏着一样的滑稽,但是没人愿意笑。

“我们的食物还剩下多少,紫?”汗水让碎发不得不乖乖的贴在额头上,长时间的跋山涉水让她感到疲惫。而她并没有回去的意思,开口询问同伴。

“说实话,顶多一天。”

“哦这该死的鬼地方。”她小声咒骂一句,踢飞了脚旁的小石子,“准备返回,我想你还有很多体力对么,伙计。”

“嘁,又欺负我。”白发的女生一边抱怨一边帮她把东西拿出来放在自己的背包里。一般来说她背包里的都是食物和水之类的物资,轻装上阵更多的是减少自己的存活率。但这么做当然有她的理由。

“那伙计,你先回去吧。”
被称为紫的女生收拾完东西再抬头时,只有那个松松垮垮绑着马尾的家伙的背影,近乎要消失在她的视野范围内。

紫也并不打算劝她一道回去,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讲,她是紫的上司,是无畏者的领导者。

无畏者,是一个以生存为目的的组织,因守序者观念相反而与其不停地发生战斗。他们期待诗和远方,敢于直面危机四伏的森林,像狼群一般在森林中行动。

守序者认为他们是一群野蛮人,不懂得科技的优越性。守序者只欣赏自己——无畏者的头目第一次与他们交战时说的一句话,事实上的确如此。守序者维护秩序,爱好和平。没有任何人带领,没有秩序的制定者,却能迅速地组织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这是最令无畏者钦佩的一点。

“星河,分配给你的补给。”机械的女声将星河从梦境中惊醒,她爬起来给DZ-001开门,接过补给时不小心触到机器人的手,冰冷的触感让她瞬间清醒——这得感谢她自己研发的药剂,副作用让她现在对触感非常敏感,导致她晚上近乎没有一次睡安稳了。

“啊,谢谢。”星河把补给放在地上,看着机器人离去的背影关好门。她把弹药拿出来准备继续自己的新实验,脸上满身陶醉,沉浸在自己对新武器的幻想里。

阿嗣推推眼镜,无奈地从抽屉里拿出糖果递给在地上滚来滚去闹腾的孟呓,看着她安心吃糖的样子,笑了笑,从武器箱里拿出枪械开始检查。各种各样的零件摆在桌子上,她一丝不苟地用像布一样的东西擦拭,她每一周都要保养枪械,这可是她的命根子。

突兀的鸟叫声引起了她们的注意,抬头看到一只鹰在天际翱翔,不一会便消失在她们的视野里。

“阿鵺,回来。”Reallo带上黑色兜帽,阴影盖在她脸上,涂抹出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声音十分沉稳从容,有一种无论鹰飞到哪里都会回来的自信。她吹了声口哨,鹰便乖乖的飞回来,落在她的肩头。

她骑着马慢慢悠悠地走在广袤无垠的陆地上,带着自己所有的物资,像个游荡四方的旅人一般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大陆上生存。

她不属于任何阵营,她是自由人。只要有利益,无论是那一边她都可以帮忙,同样她也没有任何人庇护。她并不稀罕庇护这种听起来只和弱者搭边的东西。

随着声音的远去,周围恢复了寂静。茫茫天地之间,只留下积雪上的几行马蹄印。

雪又开始下了,像舞蹈着一般优美的飞舞着,落在被染脏了的积雪上,慢慢又积了一层薄雪,洁白的像十二岁少女的白裙子。雪下得越来越大,最后连那马蹄印都瞧不见了。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