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极寒险陆】第一章.影

“您回来了。”

骑士一见来者面貌,便立即单膝跪下,将右手放在胸口以示忠诚与顺从。

“背叛者不需要向我用敬语。”

换来的是她的不屑和鄙夷,她剥开糖纸,把糖果扔进嘴里,随后将糖纸揉成一团,不轻不重的扔在骑士的脸上,糖纸弹了一下,掉到骑士脚边。

骑士慢慢站起来,右手握拳在左胸前捶了两下,金属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后抽出佩剑,拿着纸擦拭上面敌将留下斑驳的红。刚刚厮杀完,疲惫感如潮水般涌上来,精神高度紧绷太长时间让她甚至不想去思考,她选择沉默着不去看公主,有疲劳,但更多的是因为愧疚。

“你为什么还敢拿着它。”她看到那些熟悉的动作,熟悉的铠甲和佩剑,还有骑士那熟悉的样貌,仿佛什么都不曾改变过。但又什么都变了,父王的逝去,王室的沦陷,一切都被毁的彻彻底底。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骑士,全王室中最应该忠诚的骑士策划的结果。

“我从未做错什么,公主,您来应该不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骑士对于她的那些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不放在心上。她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新疤,心随着蝴蝶的飞舞而飘向远方。她知道自己有很多时间去解释那段混乱的时光,而不是现在对带着怒意的她费更多的时间去解释,还会被认为在狡辩。

骑士在赌,赌现在能够生存下去一定比过去复杂陈旧的事情更加重要。看到她吞吞吐吐的表情,骑士笑了——赌赢了。

赌的不仅仅只靠运气,还有对她的了解,从小到大的陪伴没有人能比骑士更清楚她的性格。

“您可以参与计划的制定,但是我和您的关系请不要透露给任何人。”

“不,你必须听从我的指示。否则我将把你过去的所作所为一并告诉你的同伴,并加入守序者。”

漂亮的反击。前一条并不能构成威胁,而后一条——守序者刚好缺少一个领导者,绝不能让她加入。骑士点了点头,当作同意。毕竟是公主,带着她那傲气,无论怎样她都会讲条件的。

公主暗红色的双眸里暗藏着控制欲和一丝怒意,她一直都是一只有威严的狮子,即使是雌狮。齐肩的棕发乱蓬蓬的,还夹着一些树叶和杂草,让人一眼就瞧出来她前几天一定过得很糟糕。

骑士走过去,抚摸着她的头顶,把额头前的一缕碎发捋到她的耳后,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欢迎加入,”

公主那张标准亚洲美人的脸上像发烧了一样涨得通红,像在害羞,又像恼羞成怒。

“我的公主。”

最后她倒什么都没说,只是伸出手。

骑士拿出几颗糖,放在她的手心里,看着她麻溜的剥开吃掉这些糖果。她笑了,像以前一样,露出一个满足明媚的笑容。那幼稚的放下所有防备的一面和所有普通的小女孩一样,稚嫩的和雏菊无异。

然而王室不需要这样的她,他们只需要一个足以支撑起一切的王,而不是一个幼稚的小鬼。于是她便失去了这一面,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除非在那屈指可数的几个人面前。

残忍的自私的王室,冷血的伪善的人民。

“这王国真令人感到恶心。”

某一个异乡的游人这么说道,而这句话,在骑士的心里留下了一道痕迹。抛开那些粗鲁的词语,这个王国的确是自私自利不顾他人的地方。

人人都戴上了面具,在看不见的地方捅对方一刀,连微笑里都带着恶意。

“我想推翻它。”

她摇摇头,把那些累赘的回忆扔在角落。她关上房间的门,换上便装,铺开地图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去探索。

不过在那之前,她站在自制的镜子前打量着自己的变化,除了头发留的有些长了和疤痕又更多了以外,什么都没有变。

她拿起了剪刀,想和那段没有公主的时光做告别。奈何自己并不会剪发,或者说显得有些不美观。剪完后又找了同伴去修剪了一下,总算是比较清爽了。

“紫,帮我管着。顺便那个新来的人,谁敢让她掉一根头发我找你说事。”

“哦,好的。你的头发……?”

“嫌热。”

紫茫然的看了看外面的积雪,仿佛置身于梦中。

“难道……我活在梦里?”

她背着笨重的背包,把当拐杖用的随手折的树枝扔在地上,掏出口袋里的古铜怀表看了一眼时间又望了望天空,准备开始生营火搭帐篷。

翻出小刀割下一些易燃柔软的藤蔓,费了很大功夫去砍削一颗小树使它倒下,它仅仅只有碗口粗。该换斧头了,她揉揉手腕,又砍下一条树枝,两段系上藤蔓,准备钻木取火所需的物品。

等到营火升好后,她随便找了一些树枝,狠狠地插在有些潮湿的地上,然后把绳索在上面缠两圈,打一个自己觉得顺手的结,中间立着一根树干作为支撑。最后把防水布料往上一铺,就简单的搭完了。

当她把过夜所需的东西准备完了,肚子也空了。

所幸路上遇到几只不知好歹的草食动物,随意一烤便被她狼吞虎咽的解决了,虽然肉柴的像木头一样。她仍是觉得饥饿感没有得到缓解,又喝了几捧水,暂时算是吃饱喝足了。

夕阳西下,把万物的影子拉得很长,骑士坐在小溪边,望着影子陷入沉思。

恍惚之间,她看到影子抚摸了她的脸颊,然后变成她的样子,笑着俯视着她。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