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我永远喜欢贞德。

281.

“我将死了又死,以明白生是无穷无竭的。”

我为黎明歌唱,我为黄昏歌唱,我为她歌唱。

无休止的奏响,伴随着生命流逝。

我无法看清事物的本质,他们模糊的像几道光影,把暗面吞在自己的肚子里。

对于死亡,我曾问过她那究竟是什么。她直视我的双眼,白眸里倒映出我,平静的仿佛早就明白我要问她这个问题一样。她最后只告诉我,那是生,是希望,是无限的活力。

那为何人们因此悲伤哭泣?

而直到我的生命结束,被揉合在滚滚长河里再分离出来,我才明白所谓的死亡。

它象征着生,对应着生。

而当我们走向死亡的时候,也在走向生。

虽然,我还是只属于她的夜莺,只属于她的百灵。

167.

“世界以它的痛苦同我接吻,而要求歌声做报酬。”

上帝眷顾了她,亲吻了她的眼睛。而这个吻太过炽热,庇护她避开黑暗,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满是光明。

她避开了黑暗,她只能模糊看清一切色彩,毫无细节——因为那些事物背后藏着绝望的兽。

她仍要歌颂,那赠予她痛苦的神明。

耳畔是她狂妄笑声不停回荡,眼前是模糊扭曲的光明。

她在嘲讽自己的愚蠢吗?

她伸出绕着红线的手,朝天空伸去,企图触摸那炽热的火球。

“于他们而言,我也许只是一粒沙砾而已。”

188.

她去过她的梦里。那里黑白分明,白昼与黑夜是最纯粹色彩,不带任何情感和温度。

其他人的梦境是杂乱无章的,堆放着各种各样的杂物。而这里不同,充满了条条框框,那些荒唐的规矩把所有事物规规整整的分类。一丝一毫都没有偏差。

“真不愧是她。”她狂妄的笑着,伸手触摸那些本应隐形的规则。在触碰的一刹那,那些“细线”化为了粉末,消失殆尽。

规矩于她而言,不过是人用于束缚自己的绳索,滑稽又无聊。

她热爱探索未知的黑暗,这里却只有被处理的十分完美的一切。

她的“爱人”那病态到自我控制欲仍在极端的追求完美。
这十分无聊,她想。

“黑暗向光明旅行,但是盲者却向死亡旅行。”

“我并不打算干扰你的旅途。”

“但你只能死在我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