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深渊

书上曾描述过血奴惨无人道的待遇,那里有幽暗潮湿的地下室和几块充当食物的即将发芽的马铃薯。他们被铐上重重枷锁,每日如行尸走肉般生活。有时候他们会被牵出去运动,以免因缺乏运动而加快生命流逝的速度,还会偶尔加一块肉补充营养。但他们还是像被大火燃烧着的纸张一般,迅速化为魔物饲养的宠物们口中的残渣。

但她感受到的一切似乎与书上所述并不相同,那些凸凸凹凹的小点欺骗了她后嬉笑着跑走。那是他们那里对血奴和魔物介绍最详细的书,难道仅仅只是虚构吗?言和望向应该是窗户的方向,因为她在那个方向听见了鸟鸣。

万物寂静,连听觉仿佛都要被命运无情剥夺,只留下她一人,空荡无声。当她沉浸于思索哲理时,听到了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

她来了。

言和默默的在心里说。

嗅到了一股香气,还有很重的血腥味。铁锈般的味道在鼻腔里弥漫开来,勾起胃部的不适感,让她想要呕吐。但她忍住了,手不安的攥着衣角,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感到恐惧。

乐正绫走过来坐在她身旁,柔软的床铺又凹陷下去一块。她伸出手抚摸言和的脸颊,轻啄一下她的嘴唇,把她放倒在床上。

已到正午,她听到蝉的鸣叫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宁静。

前三颗扣子被解开,衬衫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隐约可见的春光和她紧咬下唇的表情,看起来令人垂涎欲滴。裤子依旧老老实实的穿在身上,乐正绫对那些并不抱很大的兴趣,至少现在不。她舔舐着猎物的血管,然后开始享用猎物的鲜血。言和感到目眩,同时庆幸自己是躺在床上的,不会因为头晕而倒在冰冷的地上。

濒死般的痛苦让她难以忍受,血液被慢慢吸取,缺氧使她呼吸越来越急促。她从未如此真实的感受到死亡,触手可及的死亡。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