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嘉凯】压抑。

*重度ooc!!!接受就↓!

负面情绪上涌,纠缠成如乱麻般的一团,一瞬间她有些难受,就像奔波劳累了很久突然有人帮助了,就像独自承担了太多突然有人安慰了一样。

但是并没有,那些都是错觉。她仍是独自一人,在自己曲折的道路上咬牙前行,即使鼻腔有些泛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也要把它憋回去,绝不能露出脆弱。

她终于忍不住了,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背倚着门坐在地板上,冰冷干燥的空气包裹着她,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发抖。不知为何泪水滑落,坠向木质的地板,在上面留下一块痕迹。她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肯让啜泣声从唇间流出。

她反复着抹掉泪水的动作,思考着究竟为了什么而哭泣——似乎仅仅只是几件小事,不,也许牵扯到之前压抑着的情绪……虽然她现在也记不清了,但她就是想要发泄出来。

她听到门外有人坐了下来,或许是嘉德罗斯……这个不知道是天生就狂妄还是因为年龄小显得无所畏惧的家伙,无论是哪种她都不喜欢,他总是会与自己作对,嘲笑无法完成所有任务的自己。

但这一瞬间她感谢他没有推开门,至少给她了一点整理思绪收拾情绪的时间。她拉开门,看他背对着自己坐着闷头喝着罐装的啤酒,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过头递给她一罐。

那脸上的笑容不像是嘲讽,她拉开啤酒,仰头闷了一口,努力调整着心情。她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头饰没有别上,就像今天嘉德罗斯散着发连星星贴纸都没有贴一样。

她隐约记得是神创造了她,赋予了她生命与思想。但他却降下惩戒,将自己置于深渊之中,让众生唾弃她为魔女。她无法拥抱本该属于自己的力量,她只能看着力量的光辉在黑暗中渐渐被吞噬。

而他,似乎从小就在实验室里,依靠营养液和数据灌输的思想长大。他紧握着力量,任力量灼烧着他的身躯。……他会畏惧吗,畏惧自己身上的一切,畏惧未知的将来与模糊的过去?

看起来就像两个幸运又不幸的人,两个神的残次品依附着彼此。或许他并不算残次品,可能只是一件未完成的佳作,等待着时间的一次次雕刻。

但她永远都只能在深海里浮沉,靠遥不可及的碎光安抚自己脆弱不堪的心,努力砌起高墙将伤害与关爱一并挡于墙外。

但至少现在她愿意褪下伪装,与卸下负担的他坐在一起,用手理顺那一头金发,抚摸着他的背脊,埋在他的颈窝里,倾听他心脏写下的一句句诗歌。

而他把嘴边的酒液抹去,扣着她下巴深吻着她,想要把体内的燥热不安都发泄出来。

……又是一夜未眠。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