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参

vc偏言绫,雷龙言。凹凸凯莉中心。

寂寥<1>

“……这什么鬼地方啊。”洛天依躲在经纪人后面,悄悄从他身后探出头来,偷偷打量着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乌鸦藏身在干枯脱水的枝叶之间,拉长声音叫了几声,嘶哑的叫声打破了破败村庄的寂静。整个村庄都仿佛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远处的山峰隐在层层迷雾之后,家家户户的窗和门都紧闭着,缝隙里透不出一丝光亮,整个村庄看起来没有一点人气,显得死气沉沉的。

“呜哇中奖了……”经纪人的苦闷即使隔着白色面具也能感受出来,面具下的眉毛因为这件事情而拧在了一起。“要是出什么事可怎么办啊……”

“看起来很大啊,分开行动吧。”乐正龙牙说着,下意识压了压帽檐,抬眼打量着破旧不堪的路牌。可能因为年代久远,路牌上原本清晰的字迹早已变得模糊,这让乐正龙牙的辨认工作变得有些困难,“老v你带着阿绫天依言和,我带着墨姐心华。摩柯,战音和星尘就交给你了。”

分头行动?闻言,言和不禁皱起了眉,她隐约觉得这种方法不太稳妥。
虽然很不保险,但是为了效率,这种方法是最的快。

游戏机变换着的画面最终停在“通关”二字上,摩柯停下手指的动作,抬起头看着乐正龙牙,在听到分配的任务以后安静地点了点头。以他的智商怎么可能不明白乐正龙牙的想法呢。

“没有异议的话,我走这条路,老v你走这里,摩柯你是那条路。”乐正龙牙伸出手,在路牌上比划了几下,最终指尖停在了一处,“最后在这里集合。”

确认完各自的方向以后,各个组都分别开始探索。

厚重的云掩住了澄澈的天空,云与云的缝隙中泄不下一丝光亮。这里阴暗的无异于夜晚,静谧的森林里偶尔突兀的竖立着几块布满青苔的墓碑,让和摩柯一组的两个女孩吓了一跳。

而在经纪人这一边,倒是有像是旅行一样的氛围。准确说,有一种出来野餐却没有带食物的氛围。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经纪人撑着脑袋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皱起眉有些苦恼的看着眼前的小溪止不住叹气。

“能保证充足水源,还不错。”言和在确认完周围没有污染源以后,蹲下身轻轻挽起袖口,捧起水喝了一口。
“干净吗?”乐正绫倚着石头,盯着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半晌开口轻轻问道。
“总比渴死好,大小姐。”
“……也是。”

而洛天依只想着吃的,似乎入神到把在她周围飞舞着企图吸食她血液的黑色小虫都忘却了。

言和在离开这块石头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什么在看着自己,她有些不自在地侧过脸,望向视线射来的方向,但看到的除了石头与杂草却什么都没有。她正想转过头,却看见石头上用血一样的鲜红液体画出的符号。

言和从没见过这种符号。

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那个未知的符号总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此地不宜久留。她这么想着,最后撇了一眼那个符号,快步跟上队伍离开了这里。

而乐正龙牙并没有像他想象的一样在这个地方找到食物。他摆摆手,想把几只一直纠缠着他的飞虫拍走,但在尝试多次无果之后只好选择放弃。

似乎这种虫子自己没见过?

乐正龙牙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在脑海中寻找半天也没有辨认出这种生物。他站在集合地点等着另外两个小组。
等到集合的时候,很不幸有人挂了彩。

“西边有条小溪,村庄里基本上没有活人,东边的森林里有野兽。”乐正龙牙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突然注意到摩柯腿上的布条。“所以说为什么摩柯你受伤了?”

“抱歉,没注意看路。不过大概没有什么问题。”摩柯的声音里带着歉意,他尝试着动了动膝盖,包扎伤口处的布条有点眼熟,似乎是从他外套上撕下来的。示意自己并无大碍后,摩柯有些无奈地耸耸肩。“这个地方可能……有点问题。”

正当众人聚在一起讨论这个奇怪村庄的时候,一旁屋子里的灯闪了闪。

“唉阿绫,那里刚刚是不是闪了一下。”

“没有啊,你的错觉吧。”

评论

热度(4)